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代周报·文化周刊

时代周报文化版官方博客,欢迎来稿:timeculture@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时代周报》隶属广东省出版集团,是一份定位于高端的综合性周报。转载本报或本博客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

网易考拉推荐

英戈·舒尔茨:恐惧的同时充满希望  

2009-10-29 13:46: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代周报记者  陈宇 明德

时代周报:你出生于1960年代初,前东德给你的最深印象是什么?

英戈·舒尔茨:我可以在今天去讨论前东德。但我必须得说,早在柏林墙倒塌前一两年,我已经意识到这会发生。28岁那年,我平生第一次想到了钱,因为之前你没有必要去考虑它,考虑什么是好的工作。那时大家的薪水都差不多,完全不同于今日。

1990年我已经28岁,那年春天我开始经营一家报纸,所以,在思考政治、文学、艺术和爱情之前,我首先想到的就是钱。钱不是那种真要一一计算的东西,但有时钱就是一切。这就是我对前东德的主要思考。

对我来说,钱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要思考那些不好的事,比如柏林墙、社会统一党。执政党表现得像是人民以及这个国家的主人。他们知道什么对你是好的,什么是坏的,就像对待孩子一样地对待你。你不能去那里,你得服三年兵役或终生服役,等等。所以,我十分高兴柏林墙倒了。我也很高兴能像其他市民那样,为推倒柏林墙出力。

时代周报:柏林墙倒塌时你在哪里?

英戈·舒尔茨:在阿尔滕堡、德累斯顿南部的一个小城市,我当时在州立剧院工作。那天晚上我很早就上床睡觉了,错过了这一新闻。第二天早上醒来时,柏林墙已经消失了。

柏林墙倒塌是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倒塌前一个月。每周一我们都会去和平游行,10月2日那天我参加了,当时很恐惧,因为没人知道政府会做什么,事实上九月底时政府已经知道你可能会取而代之。也有领导人来到我们这里,但没人讨论解决方案。那种感受很难描绘,恐惧的同时也充满了希望。10月2日后的第一个周一很重要,来了很多人,街上四处是人,以致汽车也无法开动。我们很高兴,没人期望会来这么多人,因为事先没有经过任何组织或动员。人们在街上站了一两个小时,然后慢慢走向中央火车站,几千人跟在你后面。

时代周报:第一次看到柏林墙倒掉是什么时候?

英戈·舒尔茨:是在柏林,大概是柏林墙倒塌后两周。听到墙倒时,我第一个想法是再也没有人参加游行了,因为现在他们都去了西方,也不再有人希望在家门口战斗。所以我们有很多事情要做,去促成一些真正的变化,这耗去了大概两周的时间。从东部穿过柏林墙到达西部,就像你从乡下到上海或北京,当看到这么多你不认识或想买的东西时,你不知道该如何行动。所有的东西我们都想买。

时代周报:你认为西柏林或西德是天堂,但很多东德人不是那样想。

英戈·舒尔茨:是的,当你有钱并且凡事都有可能的时候,这确实像是天堂。你可以去巴黎、威尼斯或任何你想去的地方。所有人都知道西德投钱给东德了,因为那时没有一家工厂或企业能付得出工资。但几个月后一些大企业纷纷破产,人们说,发生了什么事?因为他们没有失业的经历。许多人真的很难想像自己会变成一个无用之人,尤其是当拿过去他们所做的一切与西德进行比较时,看起来他们并不那么优秀。他们都已四五十岁了,要供养家庭,与人交往,却再也找不到工作。对很多东德人来说那段日子真的非常艰难。所以,当你说这是或不是天堂时,其实两者都是,这取决于你的年纪、教育背景和是否有钱。

时代周报:你在《简单故事》一书中也写了东德转型中出现的种种问题和社会心态,这些故事其实并不简单。

英戈·舒尔茨:也许一个作家不可能每次都给他的话做出恰如其分的解释,但对我来说,这意味着书里发生的所有事也可能在其他地方发生。资本主义是在这个社会中运转,但区别在于我们能否彼此接近。

现状是很简单,但对像你我这样的人来说,这并不那么正常。我的问题不是东部消失了,而是西部正在消失。这意味着,在西部人们把很多事情归咎于1989年,却没有人批评这种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

每个人都希望我们是个民主国家,我们成功了。但当越来越多的决策变成是经济决策时,没人想要这种资本主义。这是民主制度的一大威胁,因为民众从头到尾都不知情。大企业和政治家们做的所有决策使他们发了财。我想我们可能不得不为我们的市民民主奋斗,转型已进行了9年你还能发现大量的穷人。在以前我不可能想象得到东德会成为这样的一个社会。在1990年代,物质不是一个大问题,尽管许多人的日子也过得很艰难,但不像现在。

时代周报:这是东部或西部的问题吗?

英戈·舒尔茨:这是整个德国存在的问题,只是先在东部出现,几年后才出现在西部地区。在东部,我想是因为70%-80%的工厂和工作机会都消失了,人们不得不离开家园。当然,也有大量的机会来临,但人们很难抓住它。城市变得越来越小,因为没有在那儿投资的理由。高失业率是个大问题,城市也存在问题。

时代周报:也就是说财富没有随着天堂齐至。

英戈·舒尔茨:没人希望柏林墙,以及它所代表的那个政权和体制回来。今天的德国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问题不在于创造更多的变化,而在于如何应对现状。这听起来很蠢,但假如穷人越来越穷、富人越来越富,这样的社会不可能成功,这也不是我想要生活于其中的社会。

所有事情都被产业化了,这将是我对西方的主要批评。

  评论这张
 
阅读(3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