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代周报·文化周刊

时代周报文化版官方博客,欢迎来稿:timeculture@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时代周报》隶属广东省出版集团,是一份定位于高端的综合性周报。转载本报或本博客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

网易考拉推荐

王安忆:原始的力量最打动我  

2009-10-22 16:12: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代周报记者  谢培

王安忆:原始的力量最打动我 - 时代周报 - 时代周报·文化周刊

同有着“文学偶像”气质的张爱玲不同,王安忆低调得几乎不被文学圈外的人所知,即便她的《长恨歌》被关锦鹏搬上了电影银幕,也曾拍成受众颇多的电视连续剧。

王安忆很少接受采访,对有的年轻娱乐记者只关心自己的鞋子感到不可思议。在约好的时间打电话过去,她准时等在电话机旁,聊了很久,她一直保持着清秀的声线,思维严谨,不疾不徐。

曹七巧是一个最原始的人

时代周报:为什么选择《金锁记》作为你第一次改编的话剧剧本的对象呢?

王安忆:因为我觉得《金锁记》是张爱玲写得最好的一部小说。

时代周报:那《金锁记》最打动你的是什么呢?

王安忆:最打动我的地方就是曹七巧的原始性。我觉得她是特别有力量的一个女人,可是又让人觉得特别可恨。可能是痛心她的力量只能对内不能对外,因为她生活在那么狭隘的天地里边,她做的事情就很吓人,所以她只能迫害家人来体现她的报复,可是她心里面的多么多么的不甘心、很不甘心、非常的不甘心,那你知道这是一种力量,这种力量当时在曹七巧来说有多强,她的毁坏性就有多强。

时代周报:以前傅雷曾经评价《金锁记》说“情欲的作用,很少像在这件作品里那么重要”,你所说的原始性其中很重要的就是情欲吗?

王安忆:我当时并没有从情欲的角度去想。在张爱玲所有的小说人物里,曹七巧是一个最原始的人。她的其他小说里面的人物都是经过社会的教化的,但是这个曹七巧呢,在社会教化的同时还保持了原始的东西,我想这大概就是体现在了情欲。这也是经过我的思考,因为我觉得这么一个充满原始力量的女性,然而她又生活在一个如此复杂的生活环境里面,她所有的冲突都来自她的这个原始性,和她所处的环境和所谓的性格之间的冲突吧。原始的力量代表生命意义的含量。

强调女性主义

时代周报:你改编《金锁记》的时候,还是对原著做了很多的改变。比如删去了曹七巧对儿子儿媳的迫害的段落,增加了女儿长安的戏份。

王安忆:是,给长安加了很完整的一场戏。

时代周报:那这种删减和增加的目的,或者原因是什么呢?

王安忆:首先长白这条线,要看整体剧目时间和其他种种的东西在里面,我觉得会分散,第二个也有我性格取向的原因,我个人不太喜欢长白那条线,我觉得太阴毒了,不喜欢。

时代周报:长安加入的这段戏原本在小说中是比较轻巧地带过的,增加它是为了强调女性特征吗?

王安忆:对我来说是的。至于把它看成一个很强烈的女权、女性主义,这个是很自然的。因为这个戏本身就是强调女性主义的。

时代周报:你曾说,你改编的话剧剧本,批判性是强于张爱玲写的《金锁记》的。

王安忆:这可能是的。我讲的批判是批判现实主义的批判。和张爱玲相比,我会更加激愤的就是这个女士的命运。

时代周报:虽然曹七巧最后对她儿子如此阴毒,但是改编剧本的时候你还是站在女主人公的角度来批判这个社会吗?

王安忆:那当然是。我为什么不喜欢长白这条线呢,因为我本人还是对七巧的命运感到很同情的,我不愿意有这么阴毒的表现。因为我觉得她在对儿子身上体现出的那种无望的抵抗已经足够了,而且她都已经连女儿的命都赔进去了,我真的觉得她是非常不幸的。当然她的个人的性格是一个很大很大的原因,但我也不愿意把所有的悲剧都归结于她性格的问题,因为这里面一定是有很多时代的呀、社会的呀,等等的问题。

两个版本的异同

时代周报:许鞍华导演的版本和2004年黄蜀芹导演的版本用的都是你的同一个剧本。两者呈现的差异在哪里?

王安忆:如果让我自己来做一个比较的话,首先一点,上海的版本更像一个大戏,规模大、剧场大、整个排场也大。香港的演绎就不是一个大规模的样式,而是很简洁。还有一点就是时间的长短,在看香港演出前他们告诉我演出时间是两小时十五分钟,我当时以为就是他们删了很多内容,因为上海演出的时候三个小时都拿不住,但是我在现场没发现什么删的地方,这就说明了什么呢?说明了他们的节奏加快了,明快了,比上海的那个节奏明快得多。

时代周报:许鞍华导演把握这个题材的时候,有哪些特点?

王安忆:香港的许鞍华剧组最大的特点就是他们对剧本的熟悉程度,上海排练的剧组很多时候需要我来解释,就是说对里面剧情、人物进行解释、解说,而香港剧组都很懂。特别是许鞍华导演,因为她执导过《倾城之恋》和《半生缘》两部电影。记得当时上戏要做这个剧的时候,我在北京开会,黄蜀芹就带着一大堆张爱玲的小说、散文或者一些报道啊什么的就到我房间去找我谈话, 那些资料一铺开来就是一整床,可以说她是在恶补啦。

时代周报:香港版本有最让你印象深刻的处理手法吗?

王安忆:首先我也是许导的粉丝。我认为她的《半生缘》是张爱玲小说改编成电影最成功的。我对她导演张爱玲的戏还是毫无怀疑的,通过这次的合作,我又对她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她有些地方处理得就是很好。比如说我的幕间,我们在上海不是有两个阳台吗?我们用阳台上的对话就把幕间打发过去,因为这个时候演员要换装,时间上面就有个从容的间隙。有一个幕间许鞍华自己想了这样一个方法:一个傻丫头站在上面,一句话都没说,然后在吃一块西瓜。整个剧的节奏是很紧的,可是这个地方许鞍华非常放任她,整个场景是很安静的。阴天,一个傻丫头在上面吃西瓜特别像 原著中那种夏天的午后,有一种沉闷感。

时代周报:对于焦媛的演绎,你是怎么看待的?

王安忆:我对她的表演非常满意,很喜欢。首先她的自身条件好,她经过很好的训练,虽然我听不明白一句广东话,但她从声音到形体都在整体塑造这个人物,就像你刚刚所说的这个人物的情欲她就能表现得很好。焦媛在处理这个人物身上的原始性、怎么呈现这个人物从年轻到老的转变过程中的扭曲上,也都有一个很好的外在表现。

  评论这张
 
阅读(3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