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代周报·文化周刊

时代周报文化版官方博客,欢迎来稿:timeculture@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时代周报》隶属广东省出版集团,是一份定位于高端的综合性周报。转载本报或本博客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学者看赫塔·米勒 诺奖鼓励有社会担当的作家  

2009-10-15 13:09: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代周报记者  陈炯2009-10-15 01:01:30

中国学者看赫塔8226;米勒 诺奖鼓励有社会担当的作家 - 时代周报 - 时代周报·文化周刊

       诺贝尔文学奖有一贯的内在信念和气质,不是任意的,这么多年来它一直鼓励一种有社会担当的、艺术叙事不妥协的、前瞻性的文学,很多时候鼓励所谓‘边缘作家’。把边缘化状态的作家通过一个有怪癖的奖项,来唤起人们对纯文学的关注,有什么不好?

 

赫塔·米勒,这是比诺贝尔奖曾带来的凯尔泰兹、耶利内克还要陌生的名字,在广泛采访国内学者、作家时,几乎所有人都回答“从来没有听说过”。甚至连最早发现米勒的翻译家都表示“以后再也没有关注过她”。当诺贝尔将“爆冷”日益变为常态时,中国学者们与其无法揣度不如虚心接受,正如留学德国的诗人张枣所言:“当边缘化状态的作家通过诺贝尔这样有怪癖的奖项被关注,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么?”

李健鸣:当年的米勒给我很大震撼

电视里播报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人后,李健鸣家里的电话响起,是歌德学院院长阿克曼(Michael Kahn-Ackermann)打来的:“这是我们当年的那个米勒么?”李健鸣回道:“如果是从罗马尼亚出来的,应该就是那个米勒。”

作为著名戏剧人和翻译家,李健鸣堪称国内最早发现并组织翻译赫塔·米勒的人之一,至今她都无法忘记第一次看到米勒作品时的震撼:“那是1992年,阿克曼和我发现了米勒的第一本散文集《低地》,看后特别喜欢,我看过很多德国文学,但我觉得她很特殊,她的风格和当时东德很多女作家不一样,她的语言除了具备一般女性作家的细腻,还很有力量。”《低地》是赫塔·米勒在罗马尼亚作品,其中有对当时社会的批判,也有对故乡的回忆:“她了不起的地方在于她不是直白地控诉,而是更多接触人的心理层面,在字里行间体现压抑。”

如获至宝的李健鸣,立刻和《世界文学》联手组织了一次翻译米勒作品的比赛,邀请全国各地主要的德语系年轻老师和高年级学生参加,优胜的作品于1993年发表在《世界文学》上:“米勒的语言很特别,很多俄罗斯、罗马尼亚德国裔所使用德语时会有一些地方上的表达,米勒的德语还是很正规的,但并不简单,不是很好翻译,可读起来很享受,我记得我们当时的评委还就怎么翻译更准确开会讨论过多次。”

李健鸣由此格外关注赫塔·米勒,当图书馆里有了米勒的第一本小说后她第一个借来看:“我必须向你承认,她的第一部小说我一点都不喜欢。小说和散文不一样,散文诗意比较足,不需要在结构方面很下功夫,我记得她那个小说写得非常平淡,语言的力量根本没有,完全没有第一部散文集让我那么兴奋。从此我就再也没有关注过她。”当确认是米勒获得诺贝尔奖时李健鸣非常吃惊:“我估计国内很少有人知道她,不过我一想到米勒处女作给自己带来的兴奋劲儿,就觉得如果她就此一直保持下去,获得诺贝尔奖也是很有可能的,她有这个潜质。”

李健鸣说她其实不怎么看重诺贝尔:“老实说,我觉得诺贝尔挺荒唐,东德有一个女作家克里斯塔·沃尔夫(Christa Wolf)她东西不知道比米勒多多少,而且非常好,但就因为政治问题(注:沃尔夫曾被怀疑是东德情报处人员)始终没有受到青睐。”相比诺贝尔,她觉得更应该关注各国国内的文学奖,范围小评出来的可能更合理:“诺贝尔就像电影奖,都是很瞎掰,对各地区的好奇、猎奇就已经占了大半因素,纯粹文学的考虑反而少。”

受访者系著名戏剧人、翻译家

 

李昌柯:诺奖发出对回忆思潮的反省信号

“你说米勒不是作家吧,她在今年法兰克福书展里一部小说获了奖;你说她非常有名吧,就根本谈不上。德国作家太多太多,德国文学长期以来还是那几个大腕儿作家被关注,这方面她远远不是。所以,我敢说,国内知道她的、读过她作品的根本就没几个,反正我自己没读过。”曾任北大德语系主任的李昌柯教授开门见山地表示自己对这个新科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毫无了解,在之前接受采访时他称米勒为“德国文学的圈外人”:“除了指她在德国文坛的边缘地位,现实层面米勒也的确是外来人,1987年才从罗马尼亚移民德国,靠打零工维持生活。德国的体制是你只要写出来,有出版社愿意出,就可以发表著作,所以像米勒这样的人太多太多,不可能关注到她。”

诺贝尔文学奖颁布的当天晚上,很多人拼命给李昌柯打电话询问,为此他特意恶补资料,通过德国媒体了解到人们对米勒作品特点的概括,还是集中在其反映了齐奥塞斯库时代的艰辛苦难、人与人的亲情与背叛,可这种题材世界文库小说里有的是:“我在想诺贝尔评奖委员会选择米勒,还是因为她鲜明的时代背景和框架。‘回忆思潮’一直是欧洲文学的重要一支,如果说过去海因里希·伯尔、君特·格拉斯还是以控诉指责批评为回忆的态度,随着二战那一代渐渐离我们远去,新的‘回忆思潮’以家庭小说、人的经历、人的生活角度来回忆,字里行间某种意义上有了理解和对不可抗拒命运的同情。以前一说起二战都是德国人给别人带来灾难,而现在德国人自己也是受害者。此时诺贝尔文学奖的选择,或许给出这样的信号—人们要回忆,但是对回忆中间的美化、怀旧倾向要警惕。米勒的回忆里就依然有控诉。此外她作品里前东欧地区、共产主义阵营的背景,也体现了浓厚的政治意味。”

和李健鸣一样,李昌柯也并不重视诺贝尔文学奖,他说在上个世纪80年代诺贝尔曾一度是国内文人学者媒体集体关注的对象,但自从高行健获得诺贝尔,国内热情就降下来了:“高行健在国内当时顶多是二三流作家,他得奖后国内人都觉得有点搞笑,才算明白文学的确属于上层建筑,是意识形态产物。诺贝尔是别人的奖、标准也是别人设定的,追求的是西方普遍价值观,我们没必要问该还是不该。”相比诺贝尔,李昌柯等许多研究德国文学的人,更关注的是德国本土的两个奖项,一个是“毕希纳文学奖”,一个是“书业奖”。

至于赫塔·米勒,李昌柯觉得德国电视台里的一个评论很能代表大家的看法,当电视台大段称赞米勒的伟大成绩后,最后一句话是“这一切都必须要人们阅读才行”,李昌柯笑了:“由此可见以前真的没人读她。”

受访者系北大德语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张枣:直觉米勒作品非常值得读

看到报纸上赫塔·米勒的照片,曾在德国学习生活多年的诗人张枣觉得眼熟:“当年在斯图加特有一个艺术基金会,那里经常有些作家来往,我印象里米勒也在那里呆过,我们彼此应该打过照面。我感觉她应该是性格很害羞、不是很主动与人交往的,所以印象不太深,”紧接着张枣强调:“但我真的从来没看过她的作品。”

对于赫塔·米勒的获奖,张枣一点都不奇怪:“米勒是与保罗·策兰一样游离于德语之外的德国移民,他们生活的地方有很多犹太艺术家,有非常多的语言混杂,即所谓‘边境文化多元’。这种多元文化里经常有非常好的作家出现,他们的德语往往可以突破德语所谓的经典界限,承接东欧元素、开放元素,将国际化程度、边境感注入德语里,会让人很期待。”此外张枣也注意到米勒作品的题材涉及到东德问题,可能会批判德国文化里本身出现的极权主义:“这一类一方面有非常强的诗人浪漫气质,另一方面对集权、社会不公有特别强的敏感。”

对于诺贝尔文学奖又爆出一个大冷门,张枣觉得是非常好的事情:“文学奖根本不存在公正不公正的问题,它想给谁就给谁,大家没有任何权力质疑。何况诺贝尔文学奖有一贯的内在信念和气质,不是任意的,这么多年来它一直鼓励一种有社会担当的、艺术叙事不妥协的、前瞻性的文学,很多时候鼓励所谓‘边缘作家’。把边缘化状态的作家通过一个有怪癖的奖项,来唤起人们对纯文学的关注,有什么不好?”

张枣打算忙完手上的工作后就找米勒的书来读:“我充满好奇,也充满预感,我有一个很好的直觉,她的书肯定是非常值得读的。”

受访者系著名诗人、德国图宾根大学文哲博士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