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代周报·文化周刊

时代周报文化版官方博客,欢迎来稿:timeculture@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时代周报》隶属广东省出版集团,是一份定位于高端的综合性周报。转载本报或本博客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

网易考拉推荐

刘香成:记录中国的时代巨变  

2009-10-15 12:52: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代周报记者  喻盈2009-10-15 04:48:09    

刘香成:记录中国的时代巨变 - 时代周报 - 时代周报·文化周刊

在供职于《时代》周刊、美联社的十八年摄影记者生涯里,刘香成的足迹曾遍布世界,命悬一线亲历六场战争,如今回想,他强调的却是:“我长期在国外想着中国,每天都在作一种视觉上的比较,看看欧洲、南亚这些不同的社会和我们中国社会相比,是什么样的。”

镜头捕捉的中国社会巨变

他职业声誉的起点,也的确是关于中国的观察与发现。1978年,年轻的刘香成代表美联社,作为中国跟西方邦交正常化后被允许派驻中国的第一批外媒记者,开始了他的中国旅程。其后五年他在中国拍摄的照片,结集为一本《毛泽东之后的中国》,1983年即由企鹅出版公司推出英文版,引起轰动,纽约亚洲协会主任恩奎斯特·夏伟(Orville Schell)甚至认为,书中作品“将刘香成提升到了与亨利·卡迪亚-布勒松和马克·吕布同等的位置上”。

二十六年后的今天,这本饱含对中国土地、中国人脉脉深情的摄影集,终于要在中国出版,刘香成对改革开放之初中国的记录“把我们当年再错过、再忽略也毫不足惜的生活余痕准确地捕捉住,成为珍品”(黄永玉语)。

刚刚开放的中国对于世界而言是面纱下神秘的庞然大物,费正清曾有句诙谐的评论:尼克松访华前,美国派往月球的人都比到中国的多。而那些最初的外国观察者关于中国的零星描述,又轻易地流于简单、笼统、标签化。

刘香成镜头下的中国却是多义而复杂的:天安门广场东面,工人们在一幅卸下的毛主席画像前休息;末代皇帝溥仪的弟弟溥杰,以一个游客的身份独自坐在空荡荡的故宫;鼓楼前出现了北京的第一幅广告—金鱼牌铅笔;云南思茅的集市上,三个身着同样服装的小镇青年戴上了三副一模一样的墨镜;大连理工大学,一个滑旱冰的男孩摆出飞翔的姿势,与他身后巨大的毛泽东塑像擦肩而过……

从日常生活的细微里,刘香成捕捉着社会政治的巨变。他敏锐地意识到自己所站立的位置,正是一个空前而非凡的转捩点。

刘香成的大陆记忆

童年在刘香成心里依然有很深的烙印。那是1957年的福建,在一所绝大部分学生为军队干部子弟的“红色”小学里,他是唯一不能佩戴红领巾的孩子,因为祖辈的“成分”和“华侨”的出身。

1961年他被父母接回香港。1966年高中毕业,他到广州看姐姐,正值“文革”中武斗最严重的时刻,一些被捆起来的尸体在珠江水中沉浮,直漂到香港的海边。广州的一次理发经验,成了刘香成无法磨灭的记忆:理发师突然对他大喊:“站起来!向后转!”面对着墙上的毛泽东画像,他不得不跟随念诵了一段《毛主席语录》,“然后理发师才带着阶级的仇恨给我理的发”。而光线昏暗的饭店里,等着吃饭的人永远排着拥挤的长队,服务员态度恶劣,把一把筷子甩在客人面前。人们的面部表情、肢体语言、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如此紧张,连呼吸仿佛都被禁锢在一种小心翼翼的节奏里。

1976年,刘香成已经从美国Hunter College修完政治学,在《时代》周刊担任摄影记者。他游荡欧洲,申请了临时记者证去拍摄法国的新总理,当他从总理府走出来,突然发现巴黎街头报亭里所有报纸的头版都变成了毛泽东的大幅照片,刘香成意识到:出大事了!他想:“我要回去!”

他试图到北京拍摄毛主席的追悼仪式,但由于种种限制只能止步于广州。在珠江岸边,人们打太极、看报纸,神情与肢体渐渐松弛,“我感觉到一个新的时代很快要开始了。中国人把一个很沉重的包袱放了下来。这些东西完全是一种无声的交往。对我来说,是十年之间黑和白的反差。”他决心拍摄“毛之后的中国”,虽然未来的面目此时依然模糊。

1978年刘香成如愿以偿。在他与美联社长达十六年的工作关系里,他几乎没有错过任何一段重大历史时刻的见证。尽管帮助他最终问鼎普利策奖的是1991年关于苏联解体的报道,“但是从我对一个国家的情感以及对它的深入了解而进行的观察来说,在苏联拍摄到的图片不可能和我在中国捕捉到的影像相提并论”。

认识中国和传播中国

除了青海,刘香成在他三十岁前后的那几年里跑遍了中国所有省份。诱惑他前行的,是许多忘年朋友讲给他的故事。

比如他去拍摄艾青的人像照片,并不急着摆弄镜头,而是先坐下来跟这位长辈倾谈良久。艾青给他讲了自己下放新疆时的遭遇,刘香成于是特意坐上一列从上海开往乌鲁木齐的火车,在两天一夜的颠簸里,他希望亲眼看看艾青走过的路。“我当时偷懒,做了一个妥协,订了四个座位,两个硬卧两个软卧,硬卧我可以用来和乘客聊天、听他们说话,太累了我就躲到软卧里去。”火车过了兰州,车窗外的风景越来越苍凉,艾青的话仿佛历历在目,“他当年被下放到那个地方,人们就在地上挖一个坑,让他住在里面。坑口只有一块塑料布盖着当作天窗,只要风一吹,坑里就下起沙雨”。

这一趟旅行给刘香成震动很大,火车穿过寸草不生的土地,“我感觉到,一是中国的版图之大,二是不知道还有多少地方仍然是如此贫穷”。

“我们的祖先面对的就是这样的地理环境。如果暂时把人的因素搁在一边,从一块土地的角度来说,这片土壤并不是那么富饶。相比之下,欧洲的土地要富饶得多,那里有五种不同的气候,北边有海,西边有海,南边还是地中海,这个地方实在是很富裕。而我们这里,从大禹治水开始,我们共同的历史就是一个旱灾连一个水灾,再一个旱灾连一个水灾,这就是我们所在的土地给我们的。十三亿人生活在这片领土,只有17%的耕地面积,中国真的不容易。可是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又一直自认为我们什么都有,像乾隆皇帝跟英国来的特使马嘎尔尼说,我们不需要和你们通商,我们什么都有,你回去吧。”

刘香成为这种中国人自古以来习以为常的态度焦灼。在他看来,直至今日,中国人仍习惯将复杂的问题简单化,“在今天的网络时代,我们每时每刻都处在信息频繁交流的平台上,可是我们仍然只是不断地向外国重复‘中国是有着古老文化的国家’这种全世界都已经知道的事。我们出口到国外的宣传品内容也都是故宫、熊猫、长城……我们处理事情的方式和西方人不一样,西方人是要把复杂的事情更加复杂化,他会先承认这个事情很难弄明白,而我们是把很复杂的东西简单化:在这个过程当中,西方人就会觉得你是不是对我们隐瞒了什么,为什么要把那么复杂的东西一笔带过。其实,当你把你的困难、你的挑战同时摆在桌面上,人家会对你做出的成就更加敬佩。”

无论是作为一个摄影记者,还是后来放下照相机,创办《中》杂志、担任时代华纳驻中国首席代表、帮助默多克的新闻集团在华开展业务,刘香成一直致力于消解中国与世界之间大大小小的沟通障碍。

在《毛泽东之后的中国》里,他引用那句著名的“实事求是”作为副标,没有别的目的:“我就是想表达我的想法:希望我的书能够做到给读者展现一个没有经过任何化妆、修饰的,很朴实但是充满感情的中国。”他的这些照片,完全是为了自己而拍,“不是为美联社,也不是为《时代》周刊,你带到画面上的东西是你对所见所闻的消化,这和人性的本质走得很近很近”。

最近刘香成的工作之一,是为上海世博会企业联合馆的“升华梦想,上海肖像”影像展做策划。他继续以自己的方式认识中国、传播中国,希望能用图片铺陈出自1842年8月29日《南京条约》签订以来,160多年间上海的沧桑变迁。“我没有什么策略,我所做的就是让自己充分了解上海这座城市在160多年间发生了什么,尽量把这160多年间的图片都找来看。”

        刘香成简介

        著名美籍华人摄影家与媒体人,1951出生于香港,童年时代在母亲的老家福州度过。20世纪60年代到香港,在那里读完中学。16岁起远渡重洋,在美国读完大学后开始传媒生涯。作为《时代》周刊和美联社的驻外记者,他走遍了中国、苏联、印度、韩国、阿富汗等20世纪后半期几乎所有的热点地区。

        1992年因报道前苏联解体,以及引起巨大反响的摄影集《毛泽东之后的中国》、《苏联的解体》,获得美联社最佳记者奖、密苏里大学年度“最佳图片奖”以及全球新闻界的“奥斯卡”——普利策“现场新闻摄影奖”。

        2004年巴黎摄影杂志称刘香成为当代摄影界100位最有影响人之一。1997年起成为媒体职业经理人。2008年编辑出版摄影集《中国,一个国家的肖像》。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