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代周报·文化周刊

时代周报文化版官方博客,欢迎来稿:timeculture@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时代周报》隶属广东省出版集团,是一份定位于高端的综合性周报。转载本报或本博客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

网易考拉推荐

陈国富:我和华谊的模式不可复制  

2009-10-01 22:50: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国富:我和华谊的模式不可复制 - 时代周报 - 时代周报·文化周刊

一块砖头扔下砸着十个观众:一个可能听说过陈国富,五个可能会看过陈国富导演的电影《征婚启事》、《双瞳》,而百分之百都看过他监制的电影《天下无贼》、《功夫之王》、《集结号》、《非诚勿扰》……陈国富觉得都是浮云:“不管我的名字是挂在什么位置,只要最后观众买账,我都很安慰。”

如果不是蛰伏七年后执导的《风声》即将上映,身为华谊兄弟艺术总监的陈国富还将继续隐居幕后,这个曾和侯孝贤、杨德昌并肩战斗的“台湾新电影继承人”,其“点石成金”的能力已被大陆电影圈传为神话,保利博纳与陈可辛、光线影业与陈嘉上的合作里都有他和华谊合作模式的影子,对此陈国富一副不以为然的语气:“要是说我一点压力都没有,会不会太不识相?但我真的没有压力,因为电影是一个创造性的工作,一旦开始套用公式,就已经看到路的尽头。

《风声》压力堪比《集结号》

时代周报:《风声》9月底上映,对它票房有预期么?

陈国富:我觉得会比这个行业的预期好。最早开拍时,我的任务是票房过亿,因为这次是纯中国演员参演的大片,而且没有冯小刚,大陆观众对我不是那么熟悉,这些演员也没有谁地曾经单独证明过自己的票房实力,如果《风声》能成功的话,是有指标意义的,等于把中国商业类型片又往前推进了一步。所以我跟王中磊压力比较大,跟当时拍《集结号》的心情很像,我自己也跳上火线,我们俩还互相发短信打气。

时代周报:从《集结号》到《风声》再到《唐山大地震》,一连串新的电影类型推给观众,你对市场就这么有把握?

陈国富:干电影这么多年,判断的准确与否完全是凭直觉,这种直觉不是对数字的敏感,而是如果你跟我说这部戏在中国会有多少观众看,我听了就会精神一振。我老是把自己当作一个观众来要求自己,想看一个什么样的电影,一个电影付出到什么样的程度,会让观众觉得这个电影值得去看,每一个电影从业人员如果都用这种理性去思考,你就得不断推陈出新、追求更高的工业化标准。这样是比较辛苦、比较累,尤其是当你想尝试一个新的东西的时候,每次都要从零开始,如果你对自己有这样的要求,根本是停不下来的,只能不断去挑战,同时接受这个挑战。

时代周报:有没有发生过直觉判断下结果好像不太好的?

陈国富:也会有,但是比较少。有时候不见得是全然的失败,比如说我监制过的《二十 三十 四十》,它的票房不是特别好,也去柏林电影节参加竞赛。但是我会对它后面没有在市场上发酵得很好带有一种负罪感吧。

时代周报:《风声》之后你会不会更有激情自己导一些戏?

陈国富:我要先休息一下,这么长时间的高压力还是有点受不了,之前我到《狄仁杰》剧组去,看到徐克在那忙着,都是那种后面是蓝幕的,电脑,吊钢丝……真的我拍不来,因为我没有耐性,徐克这方面就很好,他充满了漫画式的想像力,所以我还是觉得每个导演有每个导演的拿手好戏。我想先拍个像《征婚启事》这样的,然后再来想什么商业大片。

时代周报:如果弄大片的话,还有什么类型可以拍?

陈国富:未来中国影院的建设速度很快,银幕多到一定程度以后不可能全部影院都上映同一部电影,多厅影院必然要求有更多电影选择,观众们的需求也是多元的,不能说每年只给他们看那一两部古装大片。这种情况下,可能会有比较多的《非诚勿扰》这种片,不需要有那么高的票房,带有一点个人性质的、文艺的,喜剧味道的,有点浪漫、有点惊险的,这些类型都会出现。但是,现在的市场恶性循环得厉害,不能期待每一家都在独创,必须有个成功的例子,比如《风声》、《非诚勿扰》,这些效果不错,他们才会有信心试试相似的,整个市场就会丰富起来。

监制就像酿酒师

时代周报:《风声》之前你在大陆接受的访谈很少,很神秘。

陈国富:以前进这行的时候,觉得导演是幕后,很多人可能看过听说过我的电影,但是很少见过我本人,我比较害怕这个(采访),不自信吧,一直躲着。但现在时代变了,我也抵抗不了这个洪流,既然投资人相信我,因为我的一句话就投资了这么一部戏,我觉得自己也有责任。我的同事都知道,我最近露面的次数加起来已经超过过去的十年。

时代周报:你的哪句话?

陈国富:就是“我觉得行”。华谊的老板们一直比较支持我,假如说冯小刚有个题材,在他们思想有摆荡的时候,就算我自己也很忐忑,我那一票还是很关键,他们很信我,既然别人信任你,你是不是应该尽其所有相报?

时代周报:以前华谊唯一的王牌似乎就是冯小刚。

陈国富:不是因为你是媒体我才这么说—我觉得冯小刚还是王牌。刚开始我只是觉得他对我很诚恳,所以愿意一起合作,尽管很多时候不是很理解他的一些取舍,像《天下无贼》中打劫火车的戏(注:范伟名句“IP ID IQ卡,通通告诉我密码”一段),我觉得那场戏累赘多余,他一定也知道从作品的完整性来说那两场戏是不需要的,但他有一种和中国观众站一起的眼光,他觉得这种时候就应该让中国观众乐一乐。这些年来回过头看,我开始理解为什么会有冯小刚这么一个人、而且这个人暂时是无法取代的,放眼看去,没有第二个了。

时代周报:把冯小刚作为华谊唯一的王牌也是很危险的事情。

陈国富:对,但这是老板需要伤脑筋的事情,不是我。过去我不了解中国电影、不了解冯小刚的时候,我会觉得这里面有很多的瞎打误撞,现在不觉得这是偶然,他是有一定的客观因素共同形成的。中国电影也因为有他,就显得比较有意思,因为他总是能出奇招。我相信中国观众要看《唐山大地震》的时候一定又会被他吓一跳,如果是别的导演来拍,一定想着怎么整地震,怎么弄灾难片,可他不是,《唐山大地震》反正是超过我的理解范围,但我相信应该OK的。

时代周报:你会觉得自己为华谊多增加一个王牌么?

陈国富:我从来没这么去想这个问题,我一个人不可能创造很多很多作品,更多的时候是在接触别人送过来的案子的时候,你去判断这个案子能不能行,怎么能更好。因为外面有很多的创造者跃跃欲试,他不断在找机会,我们能够做得最好的事情就是,当他在敲你这扇门的时候,你要给他最公平的待遇。最公平的待遇除了是选不选择这个项目以外,在过程当中也要有很多很多的协助。这就像酿酒,不见得这些葡萄都是我种的,但是我知道什么时候去采摘,用什么样的橡木桶,酿多久,最后装瓶的时候就成为特别高级,可以迷醉在其中的成品。我想这就是干我们这一行应该做的事情。

时代周报:这一两年,光线和陈嘉上,博纳和陈可辛,都在效仿你和华谊合作的这种模式,你会觉得有压力在吗?

陈国富:我要是说我一点压力都没有,会不会显得太不识相?我真的觉得没压力,因为我们这个工作是一个创造性的工作,不管有多少的经验,怎么归纳,到最后是没有公式的,如果开始套用公式的话就已经看到路的尽头。电影史上,每一次巨大的成功都是偶然的。比如说《泰坦尼克号》,它不仅类型是一个灾难片,拍摄的过程就是一个灾难。导演最后把他所有的分红、酬劳全压进去了,但他获得了这么大的成功,他的成功跟他的冒险和不惜粉身碎骨的这种精神是合在一起的。这个东西是没有办法复制的,你只能学习,或者说去感染这种精神,不是说今天谁来、到哪家公司去就搞定了。今天我如果不是跟身边的PARTNER特别有默契,以及有一种共同的核心价值的话,我觉得这根本发挥不出来。

时代周报:什么样的核心价值?

陈国富:第一,一定是要热爱电影。如果是做生意的话,那有好多生意可以去做,不一定要干电影。如果你因为听说哪一部电影投资回报率特别高,就来干这行了,那肯定死得很惨。第二,质量对你来说是什么。如果质量对你来说是至高无上的意义,那我觉得你就符合这第二个条件。如果它对你来说只是一个包装、一个宣传,那我觉得也是看到路的尽头了。

大陆和台湾电影难以互补

时代周报:现在台湾和大陆电影市场,哪个更有拓展性?

陈国富:市场当然是大陆的大,但是市场大也带来一些考验,因为我很怕所有的导演都在说数字,都在说票房,都在说投资多少,我觉得这些不是导演应该管的事情。导演就是努力地拍片,认真再认真,锲而不舍,直到最后一刻也还在想怎么样能够拍得更好一点。

时代周报:采访林建岳时他说大陆跟香港的电影行业有互补,香港在卖片和整个商业操作上很有经验,你觉得大陆跟台湾有互补么?

陈国富:暂时比较难。原因是台湾的电影工作者文化的包袱比较重,和大陆的电影工作者差不多重。为什么中国导演到国外去发展得那么少?我们再大的导演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在拍国产片。文化包袱一方面是好的,比如说坚持用自己的语言来表达民族情感,但同时也会带来市场的局限性。台湾导演虽然很多有进入大陆市场的企图,可他们可能会因为对大陆的环境、人、价值观不够了解而害怕和不自信,我过去有很多工作伙伴经常会来跟我聊他们的项目能不能到大陆来合拍,但是都没有成功。

时代周报:台湾的电视节目和大陆合作没问题,台湾的电影就很难迈开这一步。

陈国富:大陆在改革开放以后,台湾的电视节目已经很成熟了,已经呈现出一个工业化的模式。甚至可以输出到新加坡,所以跟大陆交接是没有问题的。但是电影为什么过不来呢,因为当时台湾的电影开始走向新电影的阶段,新电影有两个很严重的局限性。第一是它的工业技术水平是比较手工业的,大陆不需要植入这种技术,当时大陆拍摄电影的技术和台湾相比,是只高不低的。第二是台湾的这种创作方式有很强的文化地域性,很难移植,包括有些电影里面还有讲闽南语的台词,根本搬不过来。这种交流就显得很弱。

时代周报:岂不是未来想实现大中华的电影就真要等到电影市场完全成熟,向工业化发展?这样想想也蛮可怕的。

陈国富:我其实不太赞成或者说鼓励电影工作者朝一个大中华电影的趋势去发展,因为从文化的角度来说这是一种伤害。为什么不能大家各自保有自己独特的电影面貌,这样进行交流?在产业层面,大家是一定会合作的。就好像香港电影跟大陆电影的合作,这是谁都阻挡不了的,因为经济是诱因,大家会不断去想尽办法挤着非要合作。如果说在文化层面太过鼓吹这种东西,就会把电影的独特性和创意给抹杀了。实际上最有原创性的东西都是在带有浓厚的文化背景之下完成的,从这方面来说,还是多保有一定的呼吸空间会好一点。甚至于在大陆本身,我认为,上海、广东、北京、四川,都应该保有自己的特点。就像美国,他们也还是有东岸、西岸,有好莱坞和纽约在制作上的不同风格。

时代周报:为什么没有看到你去扶植一些台湾导演?

陈国富:我是这一年来才发现他们在渐渐成熟。我以前对台湾的电影比较失望,他们走电影节的路线走得太痴迷了,二十年来都是这样的套路。但是去年出来的《九降风》、《不能没有你》、《海角七号》,其实这些导演跟我都特别近,特别熟,我看到他们的作品能够那么精确地去传达他们谦虚的情感,才觉得这个时机到了,也许可以开始让他们有更好的条件,把整个华语片的市场都当作他们的市场,我觉得开始看到这样的曙光。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