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代周报·文化周刊

时代周报文化版官方博客,欢迎来稿:timeculture@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时代周报》隶属广东省出版集团,是一份定位于高端的综合性周报。转载本报或本博客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

网易考拉推荐

个旧:锡业帝国千年不息  

2009-09-25 11:37: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  李霞

个旧,还有一个称呼—锡都。

个旧被誉为“东方佛罗伦萨”,曾获云南省最适宜人类居住城市的称号。整个城区被两座大山东西峙拥如带,金湖镶嵌中心。然而,个旧真正震撼世人的是深埋于地下的锡矿和千年的财富传奇。个旧蔓耗的红河边上,有一座被藤蔓野草掩盖的青石堆,据载是100多年前清军守卫蔓耗古码头的军事堡垒。站在这里,看着悠悠流动的红河水,似乎仍能看到千帆扬起,满载锡矿石向远方驶去,身旁隐隐的鼎沸交易声、叮咚的马帮铃声,渐行渐远。

风云际会中突起

个旧锡矿开采始于西汉。明朝,个旧仍然只是蒙自县治下的一座百余口人的小山村,称为个旧村,此后相沿至光绪十年。清光绪十一年(1885年),云贵总督岑毓英、云南巡抚张凯嵩向朝廷奏准,设立个旧厅。1913,云南民政长行政公署划蒙自、建水两县部分地区,设立个旧县,隶属蒙自。1928年,个旧县改直属省管。

个旧建制的快速升级,不难看出它日益显贵的地位。有谁会想到,清末民初那样一个动荡的时代竟成了个旧发展为锡业帝国的机缘,而锡业帝国的成长也伴随着家国命运的颠簸。

19世纪末,西方工业社会迅速发展,有色金属作为工业生产的重要原料,成为各国争夺占有的资源。法国作为当时较强大的工业国家,在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内却没有锡矿资源。

19世纪60年代,法国派出第一支探险队到云南进行资源考察,个旧优质丰富的锡矿资源坚定了他们势在必得的野心。最初,法国试图通过“开关通商”的手段,轻松获得这一他们所急需的稀缺资源。出人意料的是,当时已十分衰弱的清政府拒绝了他们的要求。

1883年,驻扎在中越边境的法国军队向清政府发动战争,清政府很快战败,被迫签订条约同意开放中国西南的通商口岸。这让当时的云南当局看到了锡矿资源的重要性,战争还没结束,云南政府就紧急成立“个旧厂务招商局”,负责矿区矿务的调解,最重要的是,它把矿山开采权握在了手中。

法国人当然不满足于仅仅是边境通商,就在中法“开关通商”条约签署的当年又发动了战争。尽管清政府在战场上取得了胜利,但是早已噤若寒蝉的清政府仍然选择了妥协议和,法国提出了深入云南控制矿藏资源的要求。1890年,在距离个旧52公里的蒙自县设立了第一个海关,又提出对个旧等七个重要矿产地开采的权力要求。

个旧锡商意识到如果照此下去,势必会出现法国彻底垄断锡业市场的局面。于是锡商们联名上书,向云南当局提出建立官商联合的自主矿务公司。1905年8月,云南当局批准并与个旧锡商合资成立了“个厂官商有限公司”,抢先占有了国家授予的矿山经营开发权,云南第一个现代企业就此诞生。

一个小山村终结了,一个新的现代化工业城市出现了。在1890-1911年的10年间,个旧锡矿年产量从1300吨增长到6300吨,紧邻的蒙自海关的出口额也翻了24倍,占云南出口额的4/5,锡矿出口的收益占云南财政的1/4~1/5,成为云南财政的支柱。据书载,当时的个旧,繁华远胜昆明。

延伸的寸轨铁路

个旧是一座大山中的城市,被大山紧紧包裹,城区面积也仅有10平方公里。难以向外延展的地理限制,使拥有巨额财富的城市主人只能把这座城市精雕细琢,不断改建。然而就在这几乎每一寸土地都被认真设计过的路面上,却突起两根相距6寸距离的铁轨蜿蜒至闹市,这就是著名的云南十八怪中“火车没有汽车跑得快”谚语特指的“个碧石铁路”。

1895年,法国政府强迫清政府签订条约,获得在云南省内修筑铁路和开矿的特权,但清政府保留了修筑铁路支线的权力。1903年法国开始修筑滇越铁路,并欲迫使清政府准其将支线延伸到个旧。

1910年,滇越铁路通车,惊人的速度及庞大的运输力给当地带来了极大的震撼。同年,个旧绅商李光翰等48人联名上书清政府请修个碧石铁路。

1913年,个碧石铁路公司以官商合资股份公司的形式建立。公司发行大量股票筹措资金,并严格规定非中国人士不得购买该公司股票。

法国人修筑的滇越铁路轨距为1米,故称“米轨铁路”,其运载量和速度都达到了当时的先进水平。个碧石铁路公司根本没有足够资金修筑如此规模的铁路,于是商议决定改修轨距为0.6米的“寸轨铁路”。这样不仅修筑费用比米轨便宜40%,还可以阻止滇越铁路的米轨机车驶入。

1915年,个碧石铁路正式开工,1917年,云南政府撤走所有股金,个碧石铁路公司成了纯粹的民营公司,开始修筑国内第一条也是唯一一条民营铁路。民营公司的身份使它不得不受到股东们的掣肘,每一个股东都希望火车站设在自家门口,于是这条仅仅177公里的铁路,却有了30多个站点,成为世界上站点最密集的铁路。同时,乡绅们大多怕火车鸣叫惊扰祖宗坟墓,又怕占用田地,结果公司在资金告急的情况下,也不得不绕道修筑。

1921年,个碧石铁路的第一段工程碧色寨至个旧竣工通车。人们发现,0.6米宽的寸轨有很多不足:设计时速25公里,但实际运行速度只有10来公里,运输能力也比米轨火车小很多。这个情况真实地摆在面前,深深刺痛着筑路者们的心。于是,在工程师萨福钧的建议下,余下的线路仍按0.6米轨距铺设,但路基、桥梁、隧道等均按米轨标准设计,为将来连接滇越铁路做准备。这一设计极具远见,1970年,国家将其改扩为米轨,与滇越铁路接轨。

1936年全线竣工通车,全长177公里的铁路修了21年零5个月,其中艰辛不言而喻。铁路修通之后,原本马帮驮运需要八天才能从个旧到达蔓耗码头,再转运往河口、香港等地,现在只需一天就可以到达河口。个旧的锡业有了更好的发展,人们拥有电灯洋楼,吃着面包牛奶,还拥有云南省第一台自来水机。

书写传奇的人

财富的传奇总是蛊惑人心,怀着淘金梦想的人们如过江之鲫涌来,这些人也成了传奇时代里的传奇。

个旧城区东南部有一座宝华寺,寺庙的显著位置有一尊在别处不见的人像,就是寺庙的首建人赵天爵。

据民国《个旧县志》载,赵天爵清康熙年间往个旧采办锡矿,简朴励志,善待工人。在寻矿清贫的阶段,也不忘节衣缩食以厚待工人。工人对此感激于心,在他临近破产之际无一离开,纷纷拿出私蓄帮助支持。最终在他办厂30年后掘得富矿,给工人们优厚回报之余,在宝华山修了这座宝华寺。后人尊称他为赵老主公,意为祖宗的意思,并将他的塑像供于寺中。

宝华山脚下,鳞次栉比的现代建筑之中,一座红色的旧式建筑高高耸立在市区东南角,这是100多年前势力最雄厚的云南锡商们,为议定规则、祭祀神灵而集资修建的会馆,称为“云庙”。民国时期,云庙曾为个旧经济和重大社交活动中心,云集当时的显贵们。他们从各地来此,实现财富的梦想后,又回到家乡兴家旺族。在距个旧百里的建水,有一户朱姓地主,个旧锡业兴起后,朱家开始投资个旧锡业,短短20来年里建起了占地2万多平方米、房屋210多间的“朱家花园”,成为云南省规模最大的民居群落。

中国的科技考古学家金正耀提出,3000多年前的殷商青铜文化和四川的三星堆青铜文化里就有着个旧锡矿的组成,甚至推测殷商武丁时期对西南频繁的征战,就是为了保持个旧至安阳的锡矿运输通道的通畅。这一说至今仍在历史考证之中。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