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代周报·文化周刊

时代周报文化版官方博客,欢迎来稿:timeculture@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时代周报》隶属广东省出版集团,是一份定位于高端的综合性周报。转载本报或本博客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

复辟功臣的下场(下)  

2009-09-22 14:27: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  樊树志

石亨、曹吉祥乘机向皇上进谗言,杨瑄、张鹏的幕后指使者是内阁的徐有贞、李贤。还向皇上大谈“迎驾夺门”的功劳,诉苦说:现今内阁专权,第一步就是先除掉臣等二人。不然,那些御史怎么敢如此胆大妄为?说罢,两人号啕大哭,做功实在道地,使得皇上大为感动,随即发动言官弹劾徐有贞、李贤“图擅威权,排斥勳旧”。接着下旨,把徐有贞、李贤关入监狱,御史杨瑄、张鹏等人处死。

几天后,狂风暴雨夹杂雷电冰雹横扫北京,大树拔起,房屋倒塌,宫内奉天门建筑也遭到损毁,石亨、曹吉祥家中大树折断,二人以为是天谴。他们的亲信、钦天监主管向皇上进言:“上天示警,宜恤刑狱”,英宗出于恐惧,接受了这个建议,把徐有贞、李贤释放,宽大处理,分别贬官为广东参政、福建参政。

石亨、曹吉祥对徐有贞的怨恨并未消解,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指使亲信投寄匿名信,指责朝廷。然后向皇帝揭发:徐有贞心怀怨望,令其门客马士权干出这种勾当。皇帝下旨,把在通州途中的徐有贞逮捕,与马士权一并关入锦衣卫诏狱,严刑拷打。马士权四次濒临死亡,始终没有自诬一句。石亨、曹吉祥恐怕皇上再次大赦,造谣中伤,说徐有贞自己撰写“武功伯券”,自择封地武功县,是曹操当年的封地,可见他“志图非望”。法司审判时,马士权大声疾呼:岂有自撰“武功伯券”而暴露“逆谋”的道理?刑部官员慑于石、曹的威势,判定徐有贞“窃弄国柄”罪,处以死刑。英宗没有批准,改为流放。

后来英宗仿佛顿悟了,对李贤等大臣说:徐有贞哪里有什么大罪?全是石亨辈诬陷的。徐有贞因此得以释归田里,这位昔日的“智多星”,早已看破官场的沉浮,远离政治,放浪于山水之间,安然度过十多年的余生。

徐有贞先前的盟友、后来的潜在对手—石亨、曹吉祥—的下场就没有那么美妙了。

就在徐有贞下狱之后不久,李贤以吏部尚书兼翰林学士,再度进入内阁,英宗对他颇为信任,屏退左右对李贤说:石亨、曹吉祥辈干政,四方封疆大吏向朝廷汇报工作,首先登门拜访他们,互通声气,怎么办好呢?李贤说:只要陛下独断,趋附石、曹门下的现象,自然而然会停息。英宗担心地问:不采纳他们的意见,他们能不反感吗?李贤说:陛下的制裁只能慢慢来。因为当时石亨、曹吉祥势头正盛,李贤有所顾忌,不敢畅所欲言。

另一位内阁大臣岳正,鉴于石亨、曹吉祥恣意妄为,也向皇上指出:二人权势太重,时间长了恐怕难以控制,臣请求用计离间。岳正告诉曹吉祥,石亨时时在窥测你的所作所为,劝他主动辞去兵权;而后又去劝告石亨,请他自我克制。石亨、曹吉祥揣摩,这也许是皇上的旨意,便向皇上请求罢官免死。英宗感到有些内疚,再三安慰他们;随即召见岳正,责备他泄露机密。岳正很认真地说:据臣观察,石、曹两家,今后必定以“谋叛”而灭门,臣为了顾全皇上的恩情,要他们好自为之。正巧此时宫内承天门遭灾,英宗命岳正代他起草“罪己诏”,岳正过于书生气,毫无避讳地历数弊政。石亨、曹吉祥抓住把柄,散布流言蜚语,攻击岳正“谤讪皇上”。英宗大怒,把岳正贬为钦州同知。岳正入阁仅仅二十八天,石、曹之流气焰之嚣张,于此可见一斑。

然而,即使气焰再嚣张,一旦引起皇帝疑忌,他们的垮台不过是一瞬间的事。英宗曾经向内阁大臣李贤请教“夺门”二字,李贤说:可以说“迎驾”,不可以说“夺门”,因为“天位”原本是陛下固有的,不能说“夺”。况且当时幸亏成功,万一时机泄露,石亨等死不足惜,置陛下于何地?此辈因此讨得封赏,杀戮老臣,招权纳贿,国家太平气象被他们损削过半。英宗以为李贤说得有理,宣布今后公文中禁用“夺门”二字,并且把冒功的四千多人全部罢黜。

石亨自以为有皇上的宠信,继续放肆,他营造的府邸,无论规模与装潢,都超越自己的身份,当时叫做“逾制”。皇帝是心知肚明的,一天他登临翔凤楼,明知故问,随从的高官吴瑾回答:这一定是王府。他说:不是。吴瑾反问:不是王府谁敢如此僭越?他笑而不答。其实英宗早就收买了石亨的亲信—锦衣卫指挥逯杲,作为卧底,所以对石亨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石亨和他的侄子石彪,蓄养私家武装几万人,《明史·石亨传》说:“中外将帅半出其门”,这是皇帝最为忌惮的事。

先是把违法乱纪的石彪逮捕,关入锦衣卫诏狱,接着石亨罢官,不准朝参。随后“卧底”逯杲揭发石亨图谋不轨,关入锦衣卫诏狱,以“谋叛”罪判处死刑,没收全部财产。还未执行,石亨就死在狱中。石彪则押赴闹市斩首。太监曹吉祥也以“谋反”罪处死,其养子曹钦畏罪自杀。

孟森不无感慨地说:“夺门案至此,前之功人多为叛逆,而所杀以为名之于谦,公道已大彰,然终英宗之世不与平反也。”孟森读史阅世,怎么不明白:皇帝永远有理,当初是正确的,现在也是正确的。

作者系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