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代周报·文化周刊

时代周报文化版官方博客,欢迎来稿:timeculture@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时代周报》隶属广东省出版集团,是一份定位于高端的综合性周报。转载本报或本博客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

网易考拉推荐

在消费主义时代坚持虔诚  

2009-09-22 14:12: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  张晓凌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建院30年,阮义忠是第一位以摄影家和摄影理论家双重身份在此开设讲座的人。他的《当代摄影大师—20位人性见证者》几乎成为中国摄影师人手一册的宝典和枕边书。另一本书《当代摄影新锐—17位摄影新生代》和他的杂志《摄影家》也影响深远。在他之后,中国摄影无论是在摄影理念、媒介认识、拍摄手段、观看方式等方面都出现了新的变革。甚至有人说,他改变了中国摄影一个时代的面貌。

摄影的另一半是被摄物

张晓凌:通过对你的书及摄影作品的理解,我们可以引申出一个一直没有讨论清楚的问题,那就是什么是摄影的本质?随着观念摄影的兴起,这个问题也变得越来越复杂。尤其现在是反本质主义盛行,许多人都在避讳这个问题。但既然是“问题”,就不妨一谈。

阮义忠:我想,摄影有很重要的、与其它艺术门类不同的一点:没有物件就没有摄影。仅有感光、化学、光学而没有对象,这一切也都不存在。所以,我觉得“对象”是摄影中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无论摄影家多了不起,充其量也就是50%的创作者,另一半的功劳是物件的。所以摄影家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用心去体会拍摄对象好在哪里?对象的精神在哪里?对象的意义在哪里?通过体会、观察,完全认知之后,再把所有的专业训练加进去,我想,摄影最可贵的就是主体与客体的结合。

张晓凌:这就是我们常说的,一件伟大作品形成于一个令自我感动或震撼的对象,这个对象也许是现实生活中微小的、不起眼的部分,但优秀的摄影家往往能在作品中将其转化为具有象征性价值的影像,从而使作品具备社会学和历史学价值。进一步讲,如果价值是在独特叙事风格和优异质量中呈现出来,那么它就具备了“伟大作品”的所有要素。

阮义忠:那是当然的。首先,如果照片看不出个人风格,或者语言没有独特性,那么感动人的力量显然就会降低。每个人以自己的方式发音,唱出同样的一首歌,那歌曲的生命力自然就会不同,这里面包含个人的生命经验,与歌词的内容都是化为一体的。

同样的,影像语言比较特别的就是,摄影家与对象之间有很微妙的关系。一个人为什么会特别钟情于一个主题?别人的生命与自己生命的因缘产生在哪里?这里面也存在认同的问题。我想在这时就不仅是艺术表现,还存在着对命运的体悟,甚至是对宗教的感知;到这样的境界,所有的艺术已经不仅仅是有关美的表达。对生命的提问也好,答案也好,透过这种东西,都会碰到很神秘的那个部分;到最后,所有的东西都会达到一种宗教的境界。我想,一个人长期针对一个主题拍摄,本身就具有仪式性。

没有过程的艺术太乏味

张晓凌:宗教感、仪式性对艺术极为重要。但这两种伟大的质量在当代艺术中越来越淡薄。比如“新绘画”。一个图像泛滥的时代,让新绘画获得了由图像直接“改写”为绘画的合法性,这样一来,在生活中体验生命过程,发现生命神秘境界的惊喜和诗意消失了,而对生命本体追问的宗教感也离艺术而去。同样问题也发生在摄影界。究其原因,有两点是直接的,即消费主义时代的市场功利主义,以及新型科技所带来的图像过剩。

阮义忠:是的,我认为对艺术的态度就应该像信仰般的虔诚,但现在这种虔诚已经没有了,所有的东西都变得像物品一样,有钱就可以买到,有能力就可以占有。在以前,人们都是在努力地想要成为什么,而不是占有什么。艺术创作本身就是一种修行,现在的艺术却成了一种证明自己的标签和谋生手段。我认为,摄影是通过一个媒介使自己更接近纯净与和谐境界的方式,所以只能努力去做,不能单纯占有,要让它变成生命体验、习惯和感觉的一部分。

现在,随着科技的进步,摄影正在变得简单,以前很难达到的技术门槛,现在人人都可以做到。我一直认为,艺术真正可贵之处在于它的过程而不是结果。如果没有过程而直接到终点的话,那么艺术就太乏味了,因为与自己的生命体验无关。我倒不是批判现代摄影,我只是觉得好可惜,怎么会让过程那么快结束,而且想要不经过过程就直接跳到终点。要知道,最有趣、最丰富的体验都在过程之中。

我至今都非常幸运地用传统相机在拍照,非常幸运地仍然经常进暗房。跟第一天开始拍照的时候一样,我永远使用同一种底片、药水、相纸,甚至同一部放大机。每一次照片的放大都仿佛让我重新活过一次,所以这个过程对我来讲就是一种生命的反刍。我觉得自己很幸福,因为在这样的时空下,在这个价值混乱、是非不分、道德不明的21世纪初,仍然可以做让我觉得这么幸福的事情,所以我很感激,因为我没有迷失,没有去追求那些越快越好的东西。

张晓凌:艺术在本质上就是一种信仰。从这个角度去反思当代摄影,我们可以看到当代摄影的一个重大缺陷,即当代摄影创作是在没有任何思想和批评背景下展开的,这一点和当代绘画的状况非常相似。摄影界的情况更不容乐观,基础理论薄弱,批评基本缺席。说实在的,大陆还真没有几位真正的摄影批评家。

当然,必须看到建立摄影批评体系的巨大困难。一、用现行的任何方法去解读影像语言都很难深入其本质部分。影像语言、风格有自己特定的语法和规定性。如相机的使用技术、相纸的材料性、影像的调子、光影关系、构图、镜头感等等,它们构成影像叙事的基本结构和元素,不由此建立一套批评方法,仅仅靠文学、哲学的方法论,是难以解读影像语言的内在意义和经验的。二、中外摄影史,尤其中国摄影史未得到系统的梳理和理论总结,摄影理论也未形成自己的学术传统。可以说,当代摄影批评先天地缺少了历史维度,缺少了历史主义的标准。

阮义忠:批评就要有两个层面,一个是坏在哪里?一个是好在哪里?当代艺术批评往往只注重坏在哪里,很少有人关注好在哪里。如果把当代文学批评、美术批评介入到摄影批评也不一定很合适。当然也有人是很认真总结摄影史经验的,甚至有一位外国的理论家,把写实主义绘画当作摄影的史前史。因为摄影就是写实能力不足求助于科技的产物,从某种角度也可以这样理解。

观念摄影要尊重影像本质

张晓凌:观念摄影是90年代初出现的,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摄影的传统定义。从根本上来讲,观念摄影是以摄影为媒介的当代艺术创作方式,观念是其核心。这其中,最让摄影界难以接受的是艺术家们所提出的“反影像语言”的说法。他们认为观念摄影可以不顾及影像语言本体的要求,图像不仅仅为满足视网膜的愉悦。观念摄影所要达到的,是在心灵、思想自由的基础上,创造个人心理历史的影像。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即早期从事观念摄影的艺术家大都缺少起码的摄影语言创作能力。当然,近几年有了很大变化,观念摄影在某种程度上恢复了对摄影本体的尊重,在图像的语言处理、肌理创造、光影效果、图像调性等方面有了较大突破,形成了新的美学风格。你怎么看观念摄影的进步?

阮义忠:不管观念怎么变,何必要丢掉以前的好东西呢?这些好东西可以使摄影的观念更有力。无论任何艺术,要前进或者要观念创新,都永远可以从原本的好东西里发掘到有助于发展新观念的东西。因此,更尊重影像语言和摄影本质,反而应该是件好事。但是,绝大部分的观念摄影都存在着一个很难避免的问题,那就是不太尊重对象。仅仅把对象当成工具、手段。事实上,对象是百分之五十的创作者;对对象尊重的减少,使得摄影作品产生时已经丧失了自体的温度,这是很可怕的。

张晓凌:观念摄影有很多可以探讨的革命性转变。后现代艺术观念为摄影的实验提供了学理基础。比如“挪用”、“引文”、“抄袭”、“涂改”既可以作为观念艺术的创作理念,又可以作为方法论。西方著名摄影艺术家雪莉.勒萌就将“抄袭”、“引文”的观念引入当代摄影领域。她将伊文斯的作品重拍一遍,然后签上自己的名字,以此“合法地”据为己有。

阮义忠:雪莉.勒萌在我的书中只是出现了一下而已,她的这种作品并没有带动大规模仿冒行为的扩散,业没有引起太多的轰动和关注。这种行为只是一种噱头而已,并不会成为一个真正的创作手法,反而现在的影像很容易被绘画所抄袭,影像成为素材的情况在绘画界已经有些泛滥的倾向。

绘画逐步依赖其它的东西,会使原来已经掌握的手艺开始堕落。当一种艺术模仿另外一种艺术的时候,就表示这种艺术本身在堕落了。

节选自《摄影:见证人性与呈现观念—阮义忠与张晓凌的对话》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