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代周报·文化周刊

时代周报文化版官方博客,欢迎来稿:timeculture@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时代周报》隶属广东省出版集团,是一份定位于高端的综合性周报。转载本报或本博客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

网易考拉推荐

置男女私情于宇宙洪荒中  

2009-09-22 13:46: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  周鸣之

小说的故事很容易被误解为一个老掉牙的旧时代浪漫故事,或是欧美语境下的一个东方主义传奇。小说讲述的是明末时代,一对彼此倾心却因为种种阻碍无法接近的情侣—道生与兰英之间的恋情。道生对兰英的爱情始于一面之缘,却遭遇了种种因倾慕而起的伤害和流放。在历练了人生的悲苦和失落后,他回到小镇,寻找等待半生也不曾有一朝失落的面孔。

有人就此联想起廊桥遗梦式隐忍却令人心碎的爱情,或以为是才子佳人鸳鸯蝴蝶派的旧式小说。这两种比附都未免显得粗疏局限。用作者程抱一自己的话来说,他描写这“两位无名人物的爱恋之情”,是借助一个堪称“无时间性”的主题来畅述自己对生命的感应。

相对于无尽的时间之流而言,人的生命无疑渺小而仓促,而且更悲哀的是,仅仅在这有限的一生中,情感的久暂似乎也不能为人随意掌控。然而作者却毅然借道生的口说道:“你到这世上来,是为了独特的一张面孔!那张面孔,有朝一日相见,就再也不能忘记。没有那张面孔,大千世界总只是寥落,不能存有趣味,不能存有意义。没有钟爱的人,什么都是东分西散,飘若轻烟;有了钟爱的人,什么都是心心相印,不断会聚。”

爱情当然是一种身体的愉悦。它来临时,快乐从心脏上升,沿着四肢、躯干蔓延至全身血脉。道生却指出了它的仓促与无明:“当人性不做超越性的自省自拔时,很快就流入无尽的腐化、残骸。”只有当爱情充盈了精神的力量,它才能摆脱了耽迷于肉体快乐的局限,上升转化为一种宏大壮阔,突破时空的藩篱,不再保留,通向永恒。此时,爱的永恒性不是恪守着伦理规范所限制的规则,而是大类于康德所说的“对人性之美和价值的感觉”,是自省地暗合于开放和谐的宇宙规律。

小说并没有告诉我们道生与兰英何以会拥有这样神奇瑰丽的爱情,他们彼此间有怎样的特质叫对方矢志不渝。又或许用现代人的眼光参看,这两人颇似有一种没见过世面的幼稚和朴拙。但是我们似乎也无从否认,或许同时也在暗暗期待,有另一种精神性的境界,它天真自如,开向无限。这便是《此情可待》中,道生与兰英的恋情所传达的力量:优美、纯粹,却不乏澎湃、激越。自觉地用短暂的生命去探索时间和强度上都无可企及的永恒境界,岂不是堪称人类的一次精神冒险?

正是抱守着对这种壮阔无限的敬仰,小说时常将微小的人类情感放置在与浩渺宇宙的对比之中,“万物被卷入硕大的远行中,无休无止地在那里旋转……完全迷失么?绝望的人眼如果愿意继续注视,细心观看,它会在耀眼的光芒边沿,延伸到更远处,慢慢看出一颗颗独立的星,独特的星……他们之间织出牵连,再也牢不可破”。作者毫无羞涩地将原本藏之闺阁的男女私情,与宇宙洪荒与天地造化与万物周转彼此相连。奇妙的是,爱情不因为其渺小而显得黯淡,而是因为其至真至善的美质而嵌扣在无垠星空中。

程抱一曾感叹,“宇宙不必非美不可,然而它美”。人在这大美的世界中又当其何为?无论是道家的阴阳冲虚之说,还是儒家的天地人三才之说,都是给予了人类精神动向以最高肯定—它充盈世间,沟通天地的运转,体会自然的演变、化育。于是人类的感情有天地作证,有万物为伴,它沁入青霭,化入松风,预示了生命的掌纹与遥远的星辰相接。生命的美在此不仅止于静止的展现,也不仅于被动地领受,它的奥秘在于分享着世界的瑰丽和美丽,衬出万物运转的灵动与和谐。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