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代周报·文化周刊

时代周报文化版官方博客,欢迎来稿:timeculture@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时代周报》隶属广东省出版集团,是一份定位于高端的综合性周报。转载本报或本博客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

网易考拉推荐

谢晋遗孀诉宋祖德:"大嘴"为何闭嘴  

2009-08-20 14:35: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代周报记者  王珏磊

宋祖德这次很可能要栽了,他一向自豪的“无败诉史”很可能要凄惨地画上一个句号。原定于8月6日开庭的谢晋遗孀徐大雯诉宋祖德、刘信达两兄弟名誉权纠纷案,因宋祖德临时更换律师,延后一周,于8月12日上午在上海市静安区法院开庭。两兄弟此前言之凿凿声称拥有谢晋“嫖娼死”的录音凭证,并且找到了所谓谢晋与刘晓庆的私生子谢虞庆的监护人,“百分之一万”能赢这个官司。而在庭上,两兄弟的代理律师却未能出示任何证据,倒是将泼谢晋脏水的责任全推到了虚无缥缈的“黑客”头上。“黑客”一说,却也没有证据支持。“黑客替罪羊”能否替宋氏兄弟脱罪,前景也颇显渺茫。

九篇博文泼谢晋脏水

去年10月18日,著名导演谢晋赴浙江上虞老家参加春晖中学一百周年校庆时,不幸于凌晨因心脏病突发去世。以“大嘴”闻名的娱乐圈名人宋祖德,很快即拿谢晋之死大做文章。谢晋辞世次日,宋祖德就在新浪博客中撰文《千万别学谢晋这样死!》,文中称:刘信达因与上虞电视台有约,于10月17日入住上虞某宾馆,恰巧发现谢晋导演就住在其隔壁房间。18日凌晨两点左右,刘信达致电宋祖德,说他听见了隔壁谢晋房间传来的不雅声音,并由此臆断谢晋当晚是“一夜风流”,是死于“性猝死”。 此文同时发表在宋祖德在腾讯、网易的博客上,文中,宋祖德还以大号红色字体发表特别声明:“本人对本篇文章负一切法律责任,欢迎性猝死的谢晋的所谓亲朋好友提起诉讼,转载者无需负法律责任。本人相信谢晋正在九泉之下为他的一夜风流追悔不已。”

去年10月23日,宋祖德又发表博文《谢晋和刘晓庆在海外有一个重度脑瘫的私生子》,称私生子名为谢虞庆,现约21岁,化名安置在海外,刘晓庆于1986年《芙蓉镇》开拍期间即“委身流氓导演”。谢刘两人有一个秘密协议,谢晋将自己影视公司的大部分收入转往海外,用于谢虞庆的医疗及护理。宋祖德同样表示对此文负一切法律责任。

此后,宋祖德还发表有关博文三篇。在去年12月19日的一篇名为《宋祖德的15大预言渐渐应验》的博文中,还指出“德达侦探所常务所长刘信达亲自到海外见到了这个脑瘫儿”。

去年10月28日,刘信达也在其搜狐博客中撰文,称他愿意为谢晋之死的真相出庭作证,并说自己是“亲眼目睹,耳听为实”,还称自己有手机录音物证。接着,刘信达又发表有关博文三篇。

上述共九篇博文,在庭上都被原告律师富敏荣一一提出,作为宋刘两人侵犯谢晋名誉权的第一类证据。由于相关博文目前大多已不见于两人博客,富敏荣在博文最初现身之时,即对其进行了公证。“这是为了防止他们赖皮。”

对宋刘两人的博文,两兄弟的代理律师崔勇对其真实性未有疑义,但却对博文与两人的关联性持有异议,认为文章出现在两人的博客上并不能证明即为两人所写。两人的博客均有被黑客攻击过的记录,因此,这些与谢晋有关的文章也是黑客所写。崔勇在庭上辩称,谢晋遗孀告宋刘二人,是告错了诉讼主体。两名被告对侵犯谢晋名誉权不负有责任,仅仅是对博客被黑客攻击后没有作出相应补救措施负有责任。

刘信达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也矢口否认曾说过刘晓庆私生子在美国,“我没那么无聊,我没说过。”刘也称没有写过关于谢晋之死的文章,“我没有写过,从头到尾都是黑客玩的。他爱怎么死就怎么死,他死了不愿意安歇也是他的事,他爱折腾哪怕从棺材里爬起来折腾,跟我没关系。”然而,对“黑客攻击”说,崔勇并未能提出有关证据,声称“因临时接手本案,还没来得及举证”。 

接受媒体采访继续渲染

在撰写博客之外,从去年10月28日起,宋祖德与刘信达还先后接受了齐鲁电视台、《成都商报》、《扬子晚报》、《生活报》等七家媒体采访,继续渲染谢晋“嫖娼死”以及私生子等等“爆料”。在当庭播放的宋祖德接受媒体采访的录音资料中,宋祖德声称:“我们有证据、有图片,所有证据都掌握了,我才敢写。” 采访宋祖德的齐鲁电视台记者周昕作为证人出庭提供了证词,“电话里,宋祖德确认了他的身份。”

在另一段当庭播放的录音资料中,刘信达对媒体声称,他在去年10月18日凌晨约两三点钟,听到隔壁传来谢晋与三陪女的异声。在媒体记者告诉他,经尸检,谢晋确定于当天凌晨一时已死亡时,刘信达改口,“我听到声音也是在一点左右。”在录音中,刘信达透露,自己住在上虞国际大酒店的9楼,但不肯说出具体房间号。

然而,由上虞国际大酒店提供的监控录像及声明表明,谢晋当晚住在酒店1909房间,并非刘信达所称的9楼,而1909室的隔壁并无刘信达此人,整个国际大酒店也无刘信达入住记录。且监控录像表明,10月17日晚上,在酒店服务员9时离开谢晋房间后,到第二天早上7时45分,无人出入该房间。

对宋刘两人的媒体录音证据,被告律师崔勇并不认可其真实性,“现在录音技术发达,有合成的可能。必须提供进一步证据证明是二人所为。”刘信达也对时代周报记者一口否认媒体采访的真实性:“报纸访谈都是假的,都是对方律师跟所谓的记者弄的一些录音合成,是在做伪证。宋老师根本没有接受过《成都商报》采访。”

然而,在七家媒体播出相关新闻后,宋祖德和刘信达都未对报道的真实性提出异议。刘信达说,这并不能证明报道就是真实的:“我们是很有娱乐精神的人。我们既然在娱乐圈玩,我们玩得起。一般媒体只要不是太恶意的,我们都是大肚能容。平时网上那么多人写我和宋老师的私生活,写得乱七八糟的,有必要去一一回应吗?媒体发表的东西,我认为有必要的就回应,没必要的就不去回应。”

富敏荣却认为,在媒体采访录音之外,他还当庭出示了七家媒体各自开出的声明,证明记者确实采访过宋祖德。“我们有完整的证据链。除公证过的博客外,还有证人,有采访录音及平面媒体提供的证明。对方的辩白很明显是苍白无力的。”

法庭上,还公开宣读了远在内蒙古拍戏的刘晓庆亲笔书写的声明。声明书中,刘晓庆表示宋祖德、刘信达所言纯属无中生有,她将保留对其刑事追究的权利。

证据阙如,当事人“隐身”

在原定开庭时间前不久,自信满满的宋祖德对外放言:5日他将飞赴上海,对打赢官司非常有信心:“我们为这场官司准备了5个月,所有的证据都准备好了,百分之一万能赢。”

所谓的证据,按之前宋刘两人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说法,既有刘信达用手机录下的谢晋与三陪女的不雅声与讨价还价声,又有宋祖德的美国朋友提供的谢虞庆的很多照片,谢虞庆的监护人还答应,“必要时会出庭作证”。刘信达也信誓旦旦地告诉媒体,他到时一定会出庭作证。

然而,正式开庭之日,宋祖德和刘信达不仅双双“隐身”,所有证据也都阙如。刘信达对当庭无证据的解释是:“因为新的律师没来得及作准备,对方律师已经准备了八个月,我们的律师连八天都没有。在法庭没有宣判之前,我们还会再补充证据的。”至于补充什么样的证据,他表示“有些机密我不能告诉你。”

他之前言词凿凿表示要出庭,最终却未现身。对此,他说:“最最主要的原因是不想配合对方律师炒作。对方律师唯恐天下不乱,他想通过这个案子,把自己塑造成一个著名律师。我们怎么可能配合他呢?所以我们选择的是沉默,不回应,沉默是金。”

“在法庭上保持沉默,不是很吃亏吗?”记者问。刘信达称,“不吃亏”,“法庭最后是根据有力的证据来宣判,不是靠对方律师在法庭上慷慨激昂。所以我一直跟媒体说,对方律师拿出来的东西是假大空,是唬人的,忽悠那些不懂的人。”他对案件的胜诉仍然信心满满:“我们胜算当然很大。”

原先称已买好8月5日机票飞赴上海出庭的宋祖德,正式开庭也出人意料地“隐身”。而在开庭之后,宋祖德的手机也一直无人接听。对此,刘信达告诉记者:“一是因为宋老师病了。人生病又不会挑日子,再说他的病又不会影响案情的审理。二来,我们后来理清了案情,觉得没必要出庭,对方告错对象了。宋老师没做过的事情,为什么要承认呢?我们不想配合对方炒作。”至于宋祖德病情如何,刘信达称,这属于隐私,不方便透露。不过他告诉记者,宋祖德现在好多了,已经恢复工作。

“相信能还谢晋清白”

“这是一起故意捏造事实,利用网络博客,恶意侮辱他人人格,性质极其恶劣的案件。”富敏荣在概述长达5444个字的诉状时即宣称,“这不仅对谢晋导演行同‘鞭尸’,还给徐大雯女士带来了精神上的极大折磨,在社会上影响恶劣。”原告由此提出其诉讼请求,要求被告停止侵权、公开道歉、消除影响,并赔偿包括精神损失费在内的各种损失合计50万元。

“除了赔偿金额不一定能全额达到之外,我相信我们的诉讼请求会得到法庭支持。”庭审结束后,富敏荣告诉记者。

已83岁高龄的谢晋夫人徐大雯,因身体原因未出庭。在富敏荣对其转述庭审状况后,徐大雯很高兴,也对庭审结果颇为乐观:“相信能还谢晋清白,告慰谢晋在天之灵。”

去年刚刚安装心脏起搏的徐大雯看上去精神还健朗,只是有时胸口会疼。她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这个案子中很多人支持我,我很高兴。谢晋是一个很清白的人,我最了解他了,他从来没受到过这样大的污辱。谢晋尸骨未寒,这两个人就跳出来了,这口气我是无论如何咽不下去的,所以我一定要告他们。”

说起宋祖德,徐大雯很是愤怒:“这是个绝对的坏人,开始污蔑,现在又赖,敢做不敢当。他赖是赖不掉的,白纸黑字在这儿呢。现在已经把他差不多打趴下了。”她说,这个案子赢了以后,希望能够平静地生活,“也希望谢晋的在天之灵能够安宁。”

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宋祖德也将矛头直指富敏荣:“他以到北京取证为由,住进了五星级宾馆,一晚花了1000多元,回来让老太太报销差旅费就有几万元,加上收取代理律师费5万元,老太太这钱花得太冤枉了。”刘信达也在博客中发文,称富敏荣是“最腐败律师”。对此说,徐大雯表示:“对富敏荣我很信任他,他所做的一切我都绝对放心。污蔑这个律师就是污蔑我。”至于所谓的一晚1000多元,富敏荣已经庭上出示机票证据,表明这1000多元并非一晚住宿费用,而是好几个晚上住宿费用。

“宋祖德和刘信达这两兄弟,很是噱头。”富敏荣告诉记者,在取证过程中,他也曾到两人老家江苏省靖江市调查,两人是否兄弟。“奇怪的是,广州和上海市公安局出具证明表明,两人出生日期都是1968年8月24日,应属孪生兄弟。然而,他们两人的出生地江苏靖江市公安局出示的证明却表明,宋祖德出生于1965年10月23日,而原名宋祖兴的刘信达出生于1968年7月1日。两人是兄弟,但并不是孪生兄弟!”

 

 

宋祖德:语不惊人死不休

周迅和大齐早已在2007年底秘密分手!应该说两个人分手,双方都会有一定的原因,而导致他们分手的致命原因是大齐同志顽冥不化,在同性恋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周迅忍无可忍,只能黯然提出了分手。

曾轶可是今年湖南卫视恶炒出的一个怪物,长相比李宇春还要不男不女,声音比李宇春还要怪异,唱功比祖德还要差100倍。(包小柏)这个连狗屎都不如的老男人,偏偏又特别好色,包某在电视观众前伪装得对曾轶可无比地不屑一顾,而离开摄像机后,这个老男人每天不停地发暧昧短信给曾轶可,一再向曾轶可解释自己是被逼演戏的,请求曾轶可原谅。“包”“曾”两人迅速狼狈为奸坠入爱河,祖德从可靠的圈内人士了解到,包某还和曾某租了房子同居了一段时间了。

林志玲的当务之急倒不是结婚,而是治疗她的不孕不育症。否则丧失传宗接代的功能,林志玲的结婚就丧失了实质意义。其实林志玲的口碑一直欠佳,人送绰号“公厕”,倒也是佳偶天成,正好婚配邱士楷这个“马桶王子”,两者都是供人排泄的器具。

1996年,李嘉欣和黎明在王家卫的《堕落天使》里分饰男女主角,两个品性不端的男女自此也开始了他们的堕落之旅,开始暗度陈仓,非法同居。因为两个人都是公众人物,怕毁了形象,不能轻易结婚生子。可是黎明非常希望自己有个优质的传人,很想与第一港姐的爱情有个结晶,于是动员李嘉欣暂时息影,李嘉欣死活不肯,黎明当即跪求,李嘉欣只好答应想想办法,想个万全之策,后来通过香港的名医朋友点拨,两个人同意将爱情的胚芽移植到试管里,当然后来也没有移植回李嘉欣子宫内,而是植进了另一个母体,使用了借腹生子。

也许是压抑了太久,郭德纲竟竹筒倒豆子,自顾自将自己的家底全抖了出来。他说到自己创业成名的艰辛,又说到自己不幸性无能,说到自己无奈地让老婆出去借了个民工受孕,说到怕人家笑话儿子不像他,说到自己无奈地偷偷给未成年的儿子整容,说到老婆失贞后他只能另换一个……说到最后,郭德纲泣不成声了……

以上言论摘自宋祖德新浪博客

 

 

“污泥里的大王花”

顾晓鸣:对宋祖德爱恨两难

谣言能够造出来,一定是有大众心理基础的。如果大众心理认为绝对不可能,这个谣是造不出来的,所谓无风不起浪。这次事件不是谢晋的问题,而是在娱乐界里本身就有阴暗的东西,而最最坏的,是他们沾沾自喜于这些阴暗的东西,对此,社会也没有形成一种真正的谴责。即便有的明星本来没绯闻,也很乐意传几个绯闻,一来有人关注,身价会看涨,二来证实清白后,形象也不受损。在这样的生态下,有人浑水摸鱼,“大嘴”乱喷。因为他讲这些话,报纸喜欢登,大众喜欢看,即便他讲得很出格,被讲的人也未必不舒服。这样,批评诬告都变成了娱乐,都能赚钱。

信息时代的特点是真真假假的信息共存。讲得好听一点,就是每个人都有相当大的闲言碎语的空间。宋祖德的传播是一种双重传播,一重是讲谢晋,第二重则是通过谢晋来引逗公众,借谢晋说事。他也就形成了一种双重人格,第一重,他是诬告,第二重,他又是英雄,是在批评演艺圈的歪风邪气。

一定程度上讲,宋祖德是个坏男生,是皇帝新衣里面小男孩的堕落版。他若是违法,自有法律来管,但宋祖德能够在娱乐界这么个玩法,代表了娱乐至死的整个当代文化的深刻悖论。我们大家都是看客,但同时都是演员,都在作秀,借他的题目作自己的秀。既可表现自己的正义感,同时又满足了潜意识中对这种色迷迷的事情的兴趣。所以公众对宋祖德也是爱恨两难,恨不得明天把他抓起来判刑,但抓起来又没戏看了。当然人更潜意识的部分,还是有良知的,还是希望申张正义。

打个比方来说,宋祖德是污泥里开的一朵很臭的大王花。他必然是一定的文化生态的产物,他今天一下子打不倒,就说明他下面的泥土里面有某种东西滋养着他,他有某种“观赏价值”,构成了一种后现代的怪异景观。能怪到宋祖德那样,也算一绝,能在娱乐圈玩到这个地步,这种文化现象就不是简单的某个人以身试法。而且宋的预测有些还是对了,这就更构成了他的矛盾性、复杂性、模棱两可性。他要继续把水搞浑,才可以模棱两可地继续存在下去。

这出戏怎么往下演,一是考验社会的良知,公众如何厘清看白戏的心情和更深刻的良知之间的关系。二是社会是否有种紧迫感,来分清善恶。应该利用这次事件,来实现娱乐圈的转轨。如果风气没改,那么看名人出丑,将是人类永远的题材。

宋祖德问题的解决,要兵分两路:一、把娱乐圈、文化圈有来头的人物的潜规则慢慢公开。二、让公众更知道哪些是美的,哪些是丑的。媒体、有洞察的学者,以及被诬告者及其亲属,再加上法律,几方面形成合力。宋祖德就没有任何生存的土壤,就会像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如果他诬告,会被网友的唾沫淹死。

张闳:宋祖德与娱乐圈互为依存

宋祖德是否在捏造事实,这是法律问题,要交由法律去确认。而像宋祖德传播的这类流言蜚语也能成为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这说明娱乐界脏事太多太乱。宋祖德爆明星的隐私贩卖,真假无关紧要,引人关注是最重要的。而他之所以能存在,也自有理由,即他说的东西在某种程度上是娱乐圈现状的反映。有人说宋祖德是娱乐圈的“纪委书记”,有助于娱乐圈的净化,我不这么认为。宋祖德与娱乐圈是一种共生的关系,宋祖德希望把水搅浑,自己才有发挥的空间,而娱乐圈其实也需要宋祖德,进一步吸引眼球。两者共生共依,互为依存。

同时,大众有一种“食腐”的本性,就像池塘底部的鱼,以那些腐游生物为食。“食腐”是人性里面最深层的东西,娱乐圈作为一个群体滋生出了陈腐的东西,而宋祖德便以一种极端的手法,来满足大众的欲求。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大众也没有理由来指责宋祖德,宋祖德还是有勇气的。而娱乐圈的艺人则要有所准备:乱说就是这个游戏中的一部分。

另外,媒体的基本理念也发生了偏离,以关注度为最大追求目标,添油加醋地传播花边消息,进一步放大了“宋祖德效应”。

大众的食腐本性、媒体对关注度的过度追逐、娱乐圈的腐败现象,几方面纠结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很大的困境,使得这趟浑水很难变清,“宋祖德现象”也难以消弭。这不是一时半刻的事情,需要相当长时间的文化建设。艺人品德、操守要有良性的提升,媒体也要具有责任、正义感,讲求透明、公正。 

顾晓鸣,复旦大学教授、上海市电影评论学会副会长

张闳,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