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代周报·文化周刊

时代周报文化版官方博客,欢迎来稿:timeculture@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时代周报》隶属广东省出版集团,是一份定位于高端的综合性周报。转载本报或本博客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

网易考拉推荐

把艺术做得更艺术一点  

2009-07-03 15:07: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秦思源

上海艺术博览会国际当代艺术展艺术总监。曾任伦敦泰特画廊的收藏顾问、英国驻华大使馆文化教育处艺术总监、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副馆长兼首席策展人等。

把艺术做得更艺术一点 - 时代周报 - 时代周报·文化周刊

                                    图:一个奢侈品牌的中国当代艺术展上,就不乏中国顶级艺术家的作品。

在中国当代艺术圈这个人精扎堆的地方,秦思源的履历十分光鲜。他是前几年引起广泛关注的“余震”英国当代艺术展的策展人,担任过被称为“中国最好的私立美术馆”的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副馆长兼首席策展人,他还曾经是“世界上最好的画廊”泰特画廊的收藏顾问,而在更早的上世纪90年代,他甚至还是北京摇滚乐队“穴位”的主唱和灵魂人物。

 

本报记者 马俊 发自上海

秦思源,这位个头不高、一口北京话的中英混血儿,在很多人的描述中都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他有西方人特有的那种工具理性,但是也谙熟中国艺术圈里的世故人情和权力游戏。他与中国艺术家和艺术机构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由于他的外国人身份又可以超然于其外。

他的家世则更为显赫。他的外祖父是五四文化名人陈源,也就是陈西滢,而外祖母则是与陆小曼、林徽因齐名的凌淑华。“秦思源”这个名字的来历,据他母亲陈小滢介绍,一来是表达对外祖父陈源的思念,二有饮水思源,表示不忘中国的意思。

从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离职之后,秦思源有一段时间淡出了公众视野,但旋即获邀出任上海艺术博览会国际当代艺术展的总监。在艺术市场低迷的坏年景里,这个被称为中国目前最高端最国际化的艺术博览会,希望由秦思源掌舵,驶出阴霾。

中国当代艺术在利益中纠缠

时代周报:费大为和你离开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引发了业内很多的猜测,围绕着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各种版本的传言也不曾间断。你离开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秦思源:最初包括我在内的团队得到了尤伦斯夫妇的保证,他们说会在开始的5年时间内确保艺术中心70%的经费,另外30%由艺术中心筹募赞助。这是国际通行的做法。可是开张不久,他们改变了主意,要求艺术中心两年内收支平衡。30元门票、一个小商店、一个小餐馆的艺术中心,每年收入几千万元是不可能的。这时候我分析,尤伦斯夫妇想要甩手了。收藏作品是一回事,而持续投入一个开支庞大的艺术机构是另一回事,他们或许承受不了巨大的家族压力了。最初很多人说,尤伦斯夫妇想把手里的中国艺术家作品炒高价格然后出售套现,我觉得很可笑。最后发现他们不全错,但这是一种“错误的正确”。

时代周报:你曾经担任过泰特画廊的收藏顾问,请比较一下国外和中国艺术机构在运行机制上的最大不同。

秦思源:国外的艺术机构有各种相互制约的委员会,严格按照预算和预期执行收藏和展览的计划。而西方很多国家的艺术机构之所以能够发展得很好,我觉得有两个方面的因素十分重要。一方面是作为非营利机构的艺术机构,本质上是慈善机构,它们可以接受各种捐款。在很多艺术机构中都设有国际委员会,成员主要是一些著名的收藏家或企业。他们向艺术机构捐出的款项,可以按照不同国家的税务制度抵税。这使得艺术机构有充足的资金收藏作品,举办展览,以及进行艺术普及。另一方面,在很多国家,捐献艺术品也是可以抵税的。比如一位藏家购买了一幅作品价值50万,他将这作品捐给了艺术机构,在不同国家的税制下,他可以抵扣相应的税款。这是西方艺术机构得以繁荣延续的重要原因。而中国目前没有这样的税制。

时代周报:但是中国当代艺术看起来依然十分繁荣。这背后有什么问题?

秦思源:在中国艺术领域,商业体系是唯一的体系。而学术的环境则非常不好。官方或者私立的美术馆,都没有形成学术的体系,也没有足够数量和质量的馆藏作品,没有长期陈列的高水平展览。学术和商业的体系,应该相互结合得很紧密,但是不代表就不需要遵守各自的职业道德。没有学术制约的商业体系下,就会导致前几年中国一些艺术家的作品突然很昂贵的现象。学术和商业体系的失衡,也不能完全归咎于批评家们。我给Artforum杂志(编者注:美国权威艺术杂志)撰稿,他们给我发来了很严格的规则,核心思想就是不允许我的文章牵涉任何利益诉求。但中国批评家们在目前的环境里生存,都得靠为一些艺术家和机构写文章来养活自己。本来应该是有保障他们的体系的。

时代周报:西方艺术界讲究很多规则,比如说作为一级市场的画廊和二级市场的拍卖行不能有很多瓜葛。但作为画廊业平台的上海艺博会国际当代艺术展上,曾经出现过拍卖行的展位,这被很多业内人诟病,今年还会这样吗?

秦思源:今年依然会有一些拍卖行的展位。在我们讨论的时候,也有人提出这个问题,我要求反对者阐明这样做的明确危害。可能大家觉得画廊和拍卖行在一起,会导致比如炒作作品价格的假拍、没有人再到画廊买作品、画廊信誉受损等问题。可这就是目前的环境,并不会因为没有设拍卖行的展位他们就不在一起。市场目前就是按照这样的规则在游戏。而我的目的,就是为参加我们博览会的画廊提供最大的销售可能性,拍卖行有藏家资源,能给画廊带来客户,为什么不邀请他们参加呢?

时代周报:前不久的上海春季艺术沙龙,成交额比去年缩减了将近一半。在经济危机和中国当代艺术泡沫日渐破灭的情况下,今年的上海艺术博览会国际当代艺术展有什么举措?

秦思源:我们要开始亚太收藏家发展计划。现在这种情况下,我相信没有什么炒家了。参与炒作的一些机构,水分被挤掉之后日子也不好过了。市场不同了,稳重了很多。现在这个市场的本质,就是潜力。中国拥有80多万名财产超过1000万的富人阶层,他们其实就分布在屈指可数的几个大城市里。很多人对艺术收藏并非不感兴趣,只是因为前几年的泡沫不敢涉足,或者不知该如何开始。我们是博览会,和他们没有直接的利益联系,由我们这样的中性平台来引导他们开始收藏很适合。其实所有成功的博览会都是根植于本土,巴塞尔博览会的本土不是瑞士而是欧洲,迈阿密博览会的本土不是迈阿密而是全美国。我们的这个“本土”就是中国和亚太地区。

时代周报:你有没有受到成交额指标的压力?现在大家似乎对中国艺术家的作品也失去了信任。

秦思源:我没有指标压力。今年我们的任务就是把博览会做得漂亮一些,做得高质量一些。所以我把学术性作为今年的重点。我们策划了一个“发现”展览,从根源上重新讨论什么是当代艺术。前几年的炒作使得大家对中国艺术产生了怀疑,那是一个新生市场难以避免的资本狂欢。也不难发现,市场火爆之前的很多作品是反映了中国艺术家真实水平的,而之后很多作品只是为了满足市场需求的生产。中国的艺术市场才开始了这么短的时间,就拥有这么大的规模,这恰恰说明了它的潜力。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