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代周报·文化周刊

时代周报文化版官方博客,欢迎来稿:timeculture@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时代周报》隶属广东省出版集团,是一份定位于高端的综合性周报。转载本报或本博客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

网易考拉推荐

孩童式的悲哀  

2009-07-11 10:16: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久米 

第一次读到金子美铃的童诗是在译者吴菲(草草天涯)的博客上,只读了一首,不禁对尚未(翻译)成书的这部诗集充满了期待。这本《向着明亮那方》终于在2007年出版了中文版,今年又出了增订版,收录金子美铃这位天才童谣诗人的作品共176首。不知那些初次阅读金子美铃的读者会不会留意我读到的第一首:我寂寞的时候,/别人不知道。/我寂寞的时候,/朋友们在笑。/我寂寞的时候,/妈妈对我好。/我寂寞的时候,/菩萨也寂寞。

不知为什么,金子美铃这首《寂寞的时候》总让我想起另一位日本诗人木下杢太郎的《石竹花》:走到薄暮的海边,/唱着“二上节”的时候,/龙钟的盲人跟着说道,/“古时人们也这样的唱也!”/那么古时也同今日没有变化的/人心的辛苦,/怀慕的悲哀。/海边的石墙上,/淡淡的石竹花开着了。

木下的诗表达的是人生的悲哀之感,但这是成人的、男性的表达,诗里还混杂了一点貌似达观的欣喜,其实更见人生的孤独凄凉。金子美铃的寂寞—尤其是“菩萨也寂寞”,却是一种天真的、孩童式的悲哀。惟其天真,又更让人读来感动。从某种意义上说,优秀经典的童话都在告知现实世界的残酷(向它的年幼的读者),金子美铃的童诗同样如此。这位天才童谣诗人的短命一生,恰似她童年时代开杂货店的家外面的街道,饱经风雪,污秽不堪,然而她接着童诗,完整地保持了自身的纯洁性,从而与现实世界分开来。

金子美铃出身于日本商人家庭,因父亲过早去世,她度过了颇为动荡的童年。她的最大的不幸乃是嫁给了书店的同事,这位丈夫寻花问柳,给她带来了很多痛苦。离婚之后,因为女儿被夺走,在绝望之中自杀,只有26岁。她的幸运乃是在结婚前四年已经开始发表童诗。由于日本诗人西条八十的发掘,金子美铃参与到了日本大正时期的童谣创作中,成为了一位“感觉正好跟那位英国的克里斯蒂娜·罗塞蒂女士同样”(西条八十语)的童谣诗人。她写各种花:牵牛花、桂花、橙花、玫瑰,乃至“夜里凋落的花”,写从自然中看到的一切:太阳、月亮、雨、乳汁、河、云,也写作为海边长大的孩子的记忆:渔船、海浪、“鱼满舱”,乃至“金鱼之墓”和“鲸法会”,当然还有她作为底层人家孩子的种种经验。她的种种经验不能说全是充满了愉快和欣喜的,但就像《泥泞》那首诗写的:这背街的/泥泞里,/有一片/蓝蓝的天。

似乎都证明了童诗创作对于金子美铃短暂一生的意义。如何将那些不快乐的经验提纯,如何正视生命中那些特别黑暗的东西,如何站在泥泞里仰望蓝蓝的天?

读她的童诗,可以强烈地感受到不论她处于人生的何种泥泞之中(除了孩子被夺走的绝望),她的诗歌创作一直保持着儿童般直接的感受力,那种毫无修饰的天真。从这些童诗也可以看出,文学是一种感知方式,是对世界的独特体验、理解和表达,是一种品质而非形式。金子美铃以童谣诗歌构筑的世界,其迷人程度、完整程度都让人超过了对童诗形式本身的关注。这些诗歌决非一种狭隘的文体而已—比如是针对孩子而写的—优秀的童话作品凭它的故事可以征服所有人。读金子美铃总让我想起她的同龄人林芙美子(两人均生于1903年),与其说她们都有不快乐的童年与艰辛的成年生活,不如说我们沉浸在她们的世界里几乎忘记了那个世界呈现的方式—假如你喜欢她们的作品,会不会首先想到的是“童谣”或者“私小说”呢?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